涉黄涉赌又增长乏力 不停给自己挖坑的斗鱼故事讲不下去了

  • A+
所属分类:即时比分

作者|油醋

去年年底正式宣布要合并后,斗鱼可能没想到今年还要再单独发一次财报。

去年11月,斗鱼与虎牙在腾讯“撮合”下的合并几乎已经板上钉钉,斗鱼去年三季度的财报也曾是计划内的“最后一份财报”。但之后剧情峰回路转,反垄断审查之下,并购搁浅。而就在这期间,原计划将成为虎牙子公司并从纳斯达克退市的斗鱼,接连曝出平台直接参与涉赌和涉黄擦边球运营等丑闻,而这份不在计划中的财报也明显出现环比的数据滑落。更糟糕的是,在净利润等方面,斗鱼因自己的一系列大手笔操作而导致入不敷出,意外亏损同时,营收盈利与直接对手虎牙的差距也加大。

根据3月23日发布的截至12月31日的2020年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斗鱼在2020年的全年表现良好:营收为96.01亿元,同比实现了72.83亿元的增长,同比增长31.8%。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经调整后归属于斗鱼的净利润为5.42亿元,同比增长56.3%。

但仔细看这充满变化的第四季度,斗鱼营业费用突然大幅增加,但这样的投入力度,没有带来任何总收入上的提升,反而出现了下跌。报告期内斗鱼的总收入为22.69亿元,相比上一季度的25.5亿元出现了多达11%的滑坡。运营策略清晰的互联网公司在加大营销的同时往往都能至少换来收入的增长,但斗鱼这营业费用与营收的一增一减直接造成自己本季度的亏损。

作为对比,虎牙2020全年总营收为109.1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0.3%。净利润为12.62亿元,是斗鱼的两倍多,且同比增长68.2%。

在第四季度,游戏电竞属性更浓的斗鱼在营销部分成本环比增长达到25.1%,远高于虎牙的13.4%。四季度中包括《英雄联盟》S10全球总决赛这样的重要赛事,一系列赛事直播和运营活动开支使得斗鱼在各项支出上都高于上一季度更多。

斗鱼的财报表现不佳看起来只是一个结果。回顾斗鱼近来几次走入公众视线,往往都是以负面事件主角的身份。

丑闻缠身

去年8月,斗鱼就因为一笔8000万的违约金成为关注焦点。事情原委是多位与斗鱼签约的女主播违反合约在第三方直播平台直播,因此收到斗鱼平台的索赔律师函。虽然这起纠纷已经和解,但斗鱼给女主播进行“涉黄话术”培训,甚至要求平台主播“打擦边球”的内幕也被曝光出来。

几位女主播对搜狐科技表示:在入职时经纪人会向其发来许多露骨低俗的“直播话术”,并且公会也会要求自己需要满足直播间观众一些出格的无理要求。而处于事件中心的女主播。其背后工会的第二大股东就是斗鱼,这意味着斗鱼并不只是疏于监管,甚至可能是有意推动这样“打擦边球”的行为。

而在今年年初,斗鱼又被爆出直播间涉赌的消息。

1月15日,斗鱼主播“长沙乡村敢死队”被爆出长期利用斗鱼直播平台的抽奖机制,变相进行涉嫌赌博的活动。其专门用于涉赌行为的小号在开播9天内流水已经高达1383.5万元。这种“涉嫌赌博”的实际玩法是直播间观众购买指定道具打赏主播后,就可以参与彩票式的虚拟货币(鱼翅)抽奖,抽中虚拟货币奖励又可以通过第三方兑换成现金,单笔最高可以赚5万,巨大的吸引力引得许多人变成赌徒参与其中,甚至有用户半小时在“长沙乡村敢死队”的直播间下注30多万人民币。

据“野马财经”报道,对于这样的涉赌行为,斗鱼平台并非毫不知情,甚至授意超管向各头部主播传达一份规避赌博风险的话术文档,比如“用土特产和福利的说法替代具体奖品”等等。并且文档中明确规定这些内容最好通过电话告知,避免留下文字信息。除此之外,在一份被曝光的主播与斗鱼签署的合同中,平台方明确定下了流水对赌的金额下限。对于背负巨大流水压力下的平台主播来说,通过赌博性质的活动来赚快钱,在被默许之外似乎成了唯一的路。

斗鱼平台近来的混乱景象一方面归因于自身监管疏忽,也很大程度上体现了斗鱼作为一个游戏直播平台的焦虑——游戏直播赚不到更多钱了。

从财报表现来看,斗鱼的用户增长已经遇到瓶颈。斗鱼四季度的MAU(月活跃人数)达到1.74亿,移动端MAU为5820万,两项数据与2019年同期(MAU1.66亿,移动端MAU5440万)相比涨幅不大。虽然付费用户数量从去年同期的730万增加到760万人,但付费率同比却不升反降。换句话说,2019年四季度每1000个直播间观众里,愿意掏钱打赏的人有46个,一年之后只剩44个了。

付费率过低可以说是游戏直播平台普遍存在的痛点。它不仅是一个天花板,而且对于斗鱼来说,这个天花板还在变得越来越低。斗鱼这个季度的付费率在下降,而虎牙四季度的付费率同比上涨了接近20%。目前斗鱼4.4%的付费率依然领先虎牙不少,但显然这已经无法成为可以指望的“护城河”,依赖游戏直播的斗鱼需要另寻出路。

相比游戏直播,更“复古”的秀场直播有着更好的吸金能力。以秀场直播为主的YY在2019年四季度的付费率高达11%。而从2019年中旬开始,许多工会陆续感觉以游戏电竞为根的斗鱼有将资源更多倾斜给秀场内容的趋势。其背后原因一是游戏主播吸金乏力,二是游戏主播门槛较高,兼具游戏技术和直播天赋的头部主播可遇不可求。

对于直播收入占了总营收近九成的平台方来说,如果在付费这件事上总人数增长乏力,那就只能在每个付费用户身上榨取更多价值。向秀场内容迁移,引导女主播加大直播尺度换取更多礼物、对赌博性质的活动采取默许态度,其目的都在于此。尤其是在合并生变,腾讯对它们的资产定价也可能重新思考的背景下,这种焦虑只会更加严重。

出路难寻

而在付费这个核心环节上,斗鱼的竞争对手除了虎牙,还有B站,后者正直捣斗鱼的大本营电竞直播。

B站在上月发布了四季度财报,其MAU同比增长55%,达2.02亿人。且付费率也从去年同期的6.8%攀升至本季度的8.9%,1790万的付费总人数也超过虎牙和斗鱼总和。

从2020年年初,B站在电竞直播上的入侵意图已经非常明显。先是砸下8亿重金揽入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3年的独家直播版权,之后又相继投资了包括小象大鹅在内的三家以电竞直播业务为主的公司。以小象大鹅为例,旗下拥有电竞主播及直播明星超过1万多人。在B站四季度的财报中,包含直播的增值服务业务收入已经达到12.5亿元,同比增长118%。

与B站相比,虎牙斗鱼在直播内容上的优势正在缩小。回归到游戏直播业务本身来看,相比虎牙在秀场内容上押注了更多,斗鱼对游戏直播的依赖更高,也因此更加脆弱。另一方面,依赖游戏直播而没有游戏版权的现实也使得直播平台只能作为下游产业而没有话语权。特别是对于斗鱼来说,本来与虎牙顺利合并正式成为腾讯的游戏直播业务分支可能是最好归宿,但是在反垄断审查下,并购动作迟迟不能完成,这家陷入泥潭的平台需要找到新的增长点。

除了使用“涉黄涉赌”的非常手段“内部挖潜”外,斗鱼在今年年初开始布局中视频,想要形成以电竞为核心的多元化社区,但是目前看来效果并不明显。

2020年四季度斗鱼上线了7.0版本,最大的改动在于将视频和社区两个板块提升到与直播平行的位置,意在直播业务之外,引入中视频丰富平台的内容生态,并在11月发起了“斗鱼视频造星计划”和“UP主激励计划”等激励政策来吸引有潜力的视频创作者。

除此之外,斗鱼也引进了包括李子柒在内的一些有影响力的视频创作者来带动自己生态的发展,其中不乏以B站作为主平台的头部up主。但就目前来看,已在其他平台成名的视频创作者一般不会将斗鱼作为原创视频的首发平台,而只是作为二次传播的平台之一来经营。头部视频创作者的带动效应不足,斗鱼计划中PUGC /UGC的生态建立也成型缓慢。一直习惯了吃游戏饭的斗鱼,想要养出“社区味”还很早。

在斗鱼的财报以及之后的电话会议里,斗鱼高管都没有正面回应反垄断带来的合并搁浅以及目前的进展问题。但随着政策趋严带来并购成本增加,谁都不希望冒着巨大压力合并一个不停给自己挖坑的资产。而观众们更不会在原地停留太久。一个不太被关注的细节是,斗鱼四季度的付费人数(760万人)在总体MAU增长的同时,环比减少了30万人。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