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天罗永浩梦断A股 “真还传”还能继续吗?

  • A+
所属分类:赛事报道

38天罗永浩梦断A股!“真还传”还能继续吗?

来源 | 野马财经

第一次直播的时候,坐在直播间的罗永浩,打出的直播口号是:“赚个钱,交个朋友”。就在转行直播不久后,罗永浩上《脱口秀大会》表示其始于2018年年底的6亿元债务已还清了4个亿,并且调侃自己在上演一部真实的“真还传”。

“真还传”后不久,沉迷直播的罗永浩交上了新朋友——上市公司尚纬股份。两者一个月就敲定了一笔6亿元的生意,罗胖背后的星空野望借此可以曲线上市。只是没想到,仅仅38天,交易夭折,罗永浩梦断A股!

12月3日晚间,尚纬股份(603333.SH)发布公告,终止购买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星空野望”)40.27%股权。

星空野望是罗永浩直播电商业务运营主体,也因此该笔交易进展备受关注。

终止收购,溢价28倍交易夭折

今年10月27日,尚纬股份发布公告收购星空野望,11月9日确定拟以自有及自筹资金不超过5.89亿元收购星空野望40.27%股权的议案,溢价28倍。

公告一出,11月9日,尚纬股份身价大涨总市值达41.59亿,而仅仅不到1个月,12月4日,受终止收购影响,尚纬股份股价从巅峰8元/股跌落至6.64元/股,总市值为34.52亿元。

交易方案一出,上交所随即发出灵魂拷问,质疑上市公司“业务跨度大”、“利益输送”、“现金流不足”和“可持续性”等问题,并要求尚纬股份11月13日前回复。

此后尚纬股份两次延期,理由是尚未完成对标的公司的核实和分析论证。如今,尚纬股份终于回复了问询函,并宣布终止交易。

从尚纬股份披露的信息看,这次交易从今年10月10日开始,不到1个月交易谈妥。如今,又过了38天,交易宣布终止。

对于交易终止的原因,尚纬股份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随着直播新规的不断出台,对整个直播电商行业产生了影响,所以在原计划的评估定价以及盈利预测等方面,做了调整。在此过程中,双方对新的交易方案,在核心条款上没有达成一致,决定终止本次现金收购事宜。

尚纬股份也在公告中提到网络直播带货新规的影响:“若新规正式施行,对标的公司所在直播行业发展具有较大影响。”尚纬股份进一步解释,上市公司与标的公司股东对本次交易的估值定价、盈利预测与对赌等核心条款进行了重新研判,最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罗永浩曲线上市失败,股东套利落空,一出好戏戛然而止。

罗永浩兄弟套现失败……

根据此前的收购方案,星空野望估值达15亿元。根据方案所披露的信息,星空野望是一家基于新媒体平台的综合型电商服务机构,从事直播电商、新媒体整合营销以及电商代运营业务。

2020年4月,星空野望成立,也是从4月开始,罗永浩直播带货。如今,罗永浩是星空野望的签约主播。虽然星空野望与戚薇、李诞、吉克隽逸等艺人主播也有合作关系,不过业务主要还是依赖罗永浩。4月到9月底,星空野望净利润为3993.66万元。

虽然罗永浩不在星空野望的股东之列,不过罗永浩的兄弟罗永秀是星空野望的第二大股东,持股17.23%。第一大股东是李钧,持股18.19%.

图片来源:尚纬股份公告

根据交易方案,李钧和罗永秀原计划将其所有股权转让给尚纬股份,交易完成后尚纬股份将成为星空野望第一大股东并实际控制标的公司。

按照15亿估值,以及罗永秀17.23%的持股比例,如果交易成功,罗永秀可以成功套现2.58亿元。这其中,根据上市公司出具的协议转让方案,按照现金收购,李钧交易对价为2.7亿元,但要拿出2.3亿来购买上市公司6.76%的股权;罗永秀交易对价为2.58亿,需要拿出7628万来购买上市公司2.24%的股权。

这也意味着,如果交易最终达成的话,李钧能拿到4000万元现金,罗永秀能拿到1.82亿元现金。

图片来源:《超级脱口秀》视频截图

今年9月23日,在《脱口秀大会》上,罗永浩表示,他因为创办锤子科技失败欠下的6亿债务,已经偿还了近4亿元,剩下2亿元债务大概一年左右就能还清。

如今随着星空野望曲线上市交易终止,兄弟罗永秀套现无望,罗永浩的“真还传”剧本也该改写了。

明星IP资本化不靠谱?

从监管层角度看,星空野望公司成立不足7个月,绝大部分收入依靠罗永浩个人直播带货,且罗永浩不在大股东名单之内。

有投行人士分析,过于依赖罗永浩个人IP使得星空野望未来收入处于巨大的不确定性中。如果放任其以高估值装入上市公司,势必刺激资本市场神经。

而“明星资本化”的先例早已有之。2013年9月,华谊兄弟以2.52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仅成立3个月的浙江常升,张国立为该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这是华谊兄弟“明星资本化”的开始,旨在绑定明星IP,实现利益最大化。

两年后,华谊兄弟将这一收购模式再次复制。2015年11月,华谊兄弟又宣布收购了以冯小刚为主要股东的东阳美拉70%的股权,交易对价10.5亿元,彼时东阳美拉仅成立2个月,净资产仅为-0.55万元,却被给予了15亿的估值,引发市场的质疑。

华谊兄弟原本想用资本绑定明星,结果却收获了巨额商誉。2018年,华谊兄弟上市10年,出现首亏,净利润为-9.09亿元。其中,资产减值损失达13.82亿元,仅商誉减值损失一项就达9.73亿元。

去独有偶,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也是前车之鉴。

2019年3月,全通教育拟作价15亿元收购财经作家吴晓波旗下巴九灵公司96%股权,标的资产包括“吴晓波频道”等,曾因此引发市场广泛关注。深交所发函询问全通教育说明是否存在炒作股价的情形,同时要求全通教育核实说明本次交易的可行性,以及标的公司业绩对吴晓波本人的重大依赖。

尽管吴晓波愿意与巴九灵签署为期5年的排他协议,依然没有打消监管层的质疑,时隔半年,交易告吹。

巴九灵借壳上市失败之时,罗永浩微博评论吴晓波“梦太大,入错行”。昔日锤子手机深陷困境时,吴晓波正是以这六个字评价罗永浩。

两位网红宿敌踏入同一条河流,又迎来同样命运。

值得一提的是,首次借壳失败的吴晓波并未放弃尝试。

今年4月,杭州道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道影投资”)以5.3亿价格拍得ST罗顿(600209.SH)20%股权。

吴晓波持有38.25%,是道影投资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股东曹国熊是普华集团董事长、经纬人民币基金创始人。二人共同建立狮享家新媒体基金和头头是道基金公司。

但在商定具体协议时,双方因为意见迟迟不能达成统一,最终终止了合作。

今年6月,又有消息称杭州巴九灵被曝出正在接受上市辅导。辅导文件显示,吴晓波与妻子邵冰冰各持股13.34%,第一大股东是安徽新华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5.53%。

在此IPO敏感时期,吴晓波第一次踏进直播带货的大门,在淘宝直播带货持续了5个小时,一共推销了36件产品,品类涵盖快消、美妆、零食、家电和服装。在推销第30件商品电脑办公椅时,吴晓波已经十分疲惫,年过50的他由衷感叹:“直播带货太累了。”

不知道这时他会不会和罗永浩共情,一个和自己命运形成互文的男人。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